2013年2月1日

日本舊電池訪華 撻不出火花

最近有三位聲稱是日本「重量級」政要的人物訪華,分別是前首相鳩山由紀夫、公明黨黨魁山口那津男、前首相村山富市。這三位親中派一到,華文傳媒立即大肆吹噓他們多有「份量」,說他們對中日關係如何如何重要。其實這只是中方的策略,透過高調招待這些親中派,向安倍政府發出訊息,希望他早早回頭是岸。但這三位政要在日本的影響力,其實相當有限,要出動這些「舊電池」,反而顯得中共無招。

鳩山已被邊緣化

先說鳩山由紀夫。眾所鳩...周知,他於數年前做首相不足一年就下台,屬於民主黨。做多久本身不一定能反映其影響力;有些首相即使下了台也仍具很大影響力,也有些首相下台後就迅速被遺忘。而可惜的是,鳩山是屬於後者。最關鍵的,還是他是屬於民主黨。民主黨於去年尾的大選中,議席跌至57/480,只有一成多,民望持續低迷。政黨本身的影響力已經差了很多,更何況現時鳩山在黨內的影響力亦已經大為衰退。他在去年選舉前夕便被黨總部踢走,不讓他參選。鳩山其實已經在當時宣布退出政壇。一位退出政壇,屬於在野黨的非主流前首相,能有多大影響力呢?

鳩山的親中立場固然無須置疑,他在南京大屠殺紀念館向中國人道歉,也值得敬佩。可惜他現在在日本,真的是邊緣到沒得再邊緣的人物。

山口代表性成疑

接下來是山口那津男,他是公明黨黨魁。本人在早前分析日本選情時,也有提到公明黨是執政自民黨的重要盟友,現時也在執政聯盟之內,可是到底公明黨有多大影響力呢?今次的選舉中,自公同盟共獲4成選票,當中1/4來自公明黨的鐵票,可見單從選舉上來說,公明黨是存在一定影響力的。可是這個影響力並不成正比,因為在這個合作關係中,公明黨對自民黨的依賴性,要大於自民黨對公明黨的依賴性。簡單些說,如果兩者「拆檔」,自民黨靠自己可以贏得的議席,遠多於公明黨可以自己贏得的議席。所以公明黨雖然能夠發揮一定影響力,但執政團隊內依然是以自民黨的意見為先。

再來說說山口本人。他雖然是公明黨黨魁,但是否就是「話事人」,也值得疑問。一來公明黨是由宗教團體「創價學會」支持,該會在黨內具龐大影響,而山口在會內並無職位。今次訪日,山口除了轉交了安倍的信件,也特別轉達了創價學會榮譽會長池田大作的問候 (池田曾與江澤民、胡錦濤等多位中共領導人會面),可見公明黨實際上是由學會控制,這一點在日本早就人盡皆知。二來看回之前紀錄,山口其實是走馬上任。上次大選中,當時的黨魁太田昭宏意外落選,山口才被拱上黨魁之位。山口在安倍內閣中也沒有任何角色,公明黨今次唯一能夠入閣擔任大臣的,就是太田昭宏。太田與創價學會的關係也密切得多,他曾當過學會的青年部長,也與現任學會會長原田稔熟絡。

公明黨的親中立場雖然相當明確,但到底山口有多大代表性,對安倍政府有多大影響力,實在成疑。

村山富市早已過氣

最後是前首相村山富市,他比鳩山更加過氣。村山當首相是94-96年的事,已經相隔整整17年了。而且,他還要不是屬於執政自民黨,而是屬於在野社民黨。當年自民黨的議席跌至只有4成的223/511,無法自己組成政府,於是向有70/511席的社會黨(後來改名社民黨)埋手,以讓該黨委員長村山做首相的條件,要求社會黨合作,村山才當上首相。可是這個合作並未得到社會黨支持者認同。在下一屆的大選中,社民黨的議席暴跌至15席,而自民黨也很快就丟開社民黨不理。到去年(2012)大選,社民黨的議席更只剩2/480席,跟不存在相差無幾。這樣一個隱形政黨的前領導人,還有何影響力可言?可是某全港最多人看的電視台卻一度吹噓他在日本政界有龐大影響力。

村山無疑是親華的。他所發表的村山談話,是日本政府少有的官式道歉。可是他能夠作出道歉,正正是因為他屬於社會黨而非自民黨,是左派而非右派,是非主流而不是主流。

村山同行者加藤:自民黨唯一連任失敗議員

跟他一道訪華的自民黨前幹事長加藤纮一,也是黨內非主流派,現時影響力有限。加藤在去年大選中更創造了一個反奇蹟:當自民黨在全國各地橫掃逾300個議席時,加藤卻在老家山形縣,已經盤踞了近40年的選區中落敗,是自民黨唯一尋求連任失敗的議員!他的落選還是因為,連自民黨在山形的樁腳都不肯支持他,反而支持一位獨立候選人,結果加藤的得票較上屆少了一半,慘敗收場。

出動舊電池反顯中方無計

連串前高官訪華,中方本來是希望能夠造出一種,日本國內有很多人撐中國的勢頭,給安倍政府施壓。但搞到要請村山這種,在日本也沒多少人記得存在過的人出山訪華,實際上只能給人一種,快要山窮水盡沒新招的感覺。儘管中共喉舌不斷吹噓他們在日本政界多有份量,而香港華文傳媒也因為很多時候是照抄CCTV而講得他們很重要,事實是日本傳媒大都是冷處理這一連串訪華,只有公明黨山口稍為有人關注。中共想靠喉舌自吹自擂,大家千萬要小心,不要中計。

高村正彥如果訪華要留意

值得留意的反而是有吹風話過,自民黨副總裁(副黨魁)高村正彥可能訪華。雖然高村並沒入閣,但他是黨內高層兼前派閥領袖,又跟安倍是同鄉有私交(兩人均來自山口縣),如果真的訪華,代表性將較上述幾人高得多。加上高村是個長期的親中派,更曾任外交大臣,跟中國交手經驗老到。去年9月中日建交40周年,高村就是少數受邀訪華的「中國人民老朋友」之一。如果他真的訪華,說不定真的能為中日關係帶來些甚麼新消息。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