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2月10日

唔好咁大聲比美帝知呢個女人有警轟

「華為太子女」孟晚舟被楓葉國拘捕,面臨引渡到美帝國,中共反應異常強烈,本港親中派亦跟隨到領事館外示威,招呼級數同淪為「八萬五」已經唔存在的「肥平」何志平截然不同。筆者有三個聯想。

一,中共同親中派平日教人正能量,唔係身有屎又洗乜驚嚴厲執法/立法云云,依家咁大反應,一個可能係佢哋缺乏正能量,二係此女真有問題。肥平罪名係在非洲行賄,講真邊個去非洲做生意唔行賄架。但華為係中國科技巨頭之一,超英趕美計劃重要一環,仲未計中共可能藉華為產品做了手腳,太子女隨時身持大量國家機密。

二,而中共越係大聲,反應同平日越係唔同,大概只會越令美帝相信依個女人有警轟。所以依家華春瑩 or whoever 外交部發言人就好似家有囍事的毛舜筠其中一幕:「唔好咁大聲呀!唔好比美帝知呀!唔好咁大聲呀!唔係會好大鑊架啦啦啦啦啦...」又或者吳君如講普通話:「領導,呢個女人呢,是華為的高層,明明是大陸人就冒充香港人參加選美...對對對,得閒飲茶,再見。」

三,太子女同肥平在中共眼中天同地比,加上接連有持香港護照商人被美帝追捕,相信唔少親中港商睇到心寒。港商身份已經冇用,被美帝視為「首先是中國人」,在美中貿易戰開打下,同樣係被追捕同打擊的對象,繼續落去隨時連揸外國護照都冇用。而中共亦都唔當你係親生仔女,你被捉就你死你事。親中港商由想做牆頭草,邊揸外國護照邊攞大陸著數,變成兩面不是人,要走都冇路走。

對此,除左「我真係恭喜你呀!」之外仲有咩好講?請準備香檳同有請小鳳姐!

2018年12月6日

不反對他人持英國護照=隱晦支持英國殖民主義

不明確反對他人主張港獨主義=隱晦支持港獨主義。筆者睇到呢度,真係拍案叫絕:唔怪得人地咁高人工我冇,皆因人地思維邏輯我地永遠都追唔上,佩服佩服!不過我又另外開始諗啦,一眾親中派固然經常明確反對港獨主義,但我好似冇咩見過佢地明確反對台獨主義、藏獨主義、疆獨主義、蒙獨主義、日本軍國主義、美國帝國主義、英國殖民主義,會否被人誤以為佢地隱晦支持?

我建議佢地應該立即搞返場萬人聲討大會,仲要叫晒國際媒體影住,逐一譴責台獨主義、藏獨主義、疆獨主義、蒙獨主義、日本軍國主義、美國帝國主義、英國殖民主義。而為表示明確反對,佢地應該係場中間搞返個 bonfire,燒晒英國護照、美國護照、港英頒發的荷蘭水蓋、港督簽名的大學畢業證書等等。

而且,因為依家唔係講緊本人的主張,你唔明確反對他人都係等於隱晦支持嘛,所以佢地仲要從親戚朋友手上強搶佢地的英國護照美國護照黎燒晒佢 (btw記得好似周融同梁君彥咁正式申請退出),宣誓自己同屋企人同朋友永遠唔去日本旅行振興佢地經濟,否則就係隱晦支持英國殖民主義、美國帝國主義、日本軍國主義啦。

最後記得聲討埋ISIS,否則可能被人以為隱晦支持恐怖主義添。

2018年11月23日

默克爾預早宣布退休的因由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8%A7%80%E5%AF%9F%E9%BB%98%E5%85%8B%E7%88%BE%E9%A0%90%E6%97%A9%E5%AE%A3%E5%B8%83%E9%80%80%E4%BC%91%E7%9A%84%E5%9B%A0%E7%94%B1-149196


德國總理默克爾上周突然宣布不會在下屆大選 (最遲2021年) 中競逐連任,亦不會在下月的執政黨黨魁選舉中競逐連任,受到國內外關注。自從立場保守的特朗普當選美國總統,英法又受國內問題困擾,默克爾被視為國際政治上最大的一把自由派聲音,和歐盟的掌舵人。儘管她仍未正式退位,這樣一早為自己任期畫下期限,無疑會令她被視為跛腳鴨,打擊其影響力。到底默克爾這樣做的盤算為何,又會有何影響?

默克爾今次預報退休的背景,是她所屬的基民黨支持度持續下跌,亦在上月的兩場地區選舉中表現欠佳。根據最新民調,基民黨的支持度約26%,較去年9月大選時的得票率33%跌了不少,也是基民黨戰後創黨以來最差。跟基民黨共同組成政府的社民黨就更唔掂,最新支持度僅14%,從大選時的第二大黨 (及21%得票) 跌至第四。於是基民黨內有聲音要求換人向民眾展示新氣象,社民黨亦有聲音要求退出執政聯盟以免進一步受累。所以默克爾今次宣布某程度上是先發制人,在自己被逼宮前先為自己建下台階。事實上默克爾做到2021年的話,屆時將是67歲和當了16年總理,不少分析早就估計她不會再競逐連任。

除了先發制人,默克爾亦可能是想給繼任人時間準備。總理和執政黨黨魁不是同一人,戰後德國只試過一次,是罕見做法。在下月基民黨黨魁選舉中勝出者,肯定會被視為候任總理,他亦肯定不會願意等到2021年才做總理,畢竟到時基民黨會否再贏都未知。如果默克爾現在立刻退位,也會引發更大的政治震盪。所以默克爾不做黨魁但暫且繼續做總理,很可能是想讓繼任人有時間熱身,與此同時確保政治穩定和交接順利。待雙方覺得時機成熟了,不一定等到下屆大選,默克爾就會辭去總理。

還有一個考量,就是誰會當上繼任人還是未知鹿死誰手,默克爾要做兩手準備。德媒一般視被默克爾提拔為黨秘書長的克蘭普‧卡倫鮑爾是默克爾間接欽點的繼任人,但始終這是場黨內民主選舉,有欽點也不一定贏,現在一些批評默克爾路線的黨幹部也有參選黨魁。整體來說,默克爾一派應該是佔上風的,那默克爾就可以按原定計劃準備交接。萬一批評默克爾者勝出,默克爾也可嘗試繼續做總理死拖不交接,當然對方可能會逼宮,但總之以默克爾出了名的謹慎,她必然會做好兩手準備。

探討完默克爾的想法,接下來談其影響。默克爾之所以被視為國際自由派舵手,有幾個因素。一是德國是歐盟最大國,左右歐盟決策,而歐盟立場又在很多國際問題上都很重要,於是德國在國際上舉足輕重。這一點不會因德國總理換人而變。二是默克爾已經在任13年,經驗豐富,跟多國領導人有溝通,加上德國政治相對穩定,令她在其他領導人面前有較大發言力 (不會被質疑是否「後欄起火」)。這一點,她的繼任人會較輸蝕,發言力一定不及她。

三是她在難民、身份認同、貿易、環保等議題都持明確的自由派立場。可這會否因換人而變,值得商榷。換個問法,這到底是默克爾的個人立場,還是德國政界主流共識?如是前者,德國政府立場會在換人後有變,後者則不會。就此,我們須理解雖然默克爾在國際上被視為自由派甚至偏左,在國內是中間派甚至偏右。所以她的繼任人就算比她右傾,亦不會達到國際間極右的程度,尤其是基民黨靠社民黨支持維持國會過半議席,不可能過於右傾。

我的估計是,即使有新總理,德國在多數議題上的立場不會有大變動,始終國家利益所在不會只因換人就變,何況現在也不是換執政黨,最大機會變是難民和身份認同。但現在流向歐洲的難民數目已大跌,實際需要做的不多,出口術和做些象徵式措施已足以應付。

當然,就算只是出口術和象徵式,都會令外界有不同觀感,加上新總理在國際上發言力會不及默克爾,歐盟內的極右或民粹政黨肯定會更氣焰。不過這股浪潮會維持至幾時還很難講,例如最新在美國,特朗普的共和黨就輸了眾議院控制權。有時把聲更大,不代表就能取得更多民眾支持。事實上有評論反指,當被右派仇視的默克爾下台了,德國換了一位把口較右傾的新總理,其他歐洲主流政黨亦跟隨調節立場,反而可能讓他們從極右或民粹政黨上搶回選票 (類似的情況已在奧地利上演)。當然對自由派來說這不是最好的結果,但如果可以藉此擊退極右或民粹浪潮,也許這也不是一個壞的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