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1日

西班牙換政府 加泰問題有解?

文章已在《am730》刊出
https://www.am730.com.hk/news/%E6%96%B0%E8%81%9E/%E8%A7%80%E5%AF%9F%E8%A5%BF%E7%8F%AD%E7%89%99%E6%8F%9B%E6%94%BF%E5%BA%9C-%E5%8A%A0%E6%B3%B0%E5%95%8F%E9%A1%8C%E6%9C%89%E8%A7%A3%EF%BC%9F-129274


西班牙在沒有重新大選下發生政權更替,出任首相6年的人民黨的拉霍伊下台,被社會黨的桑切斯取代,連國際媒體都對事發的突然感到意外。有評論認為大力打壓加泰羅尼亞的拉霍伊下台有利解決局勢,事情真的有這麼簡單嗎?

先解釋一下西班牙為何突然換政府。其實原有的拉霍伊政府本身根本沒有國會過半議席,一直靠反對派不團結才能生存,可是上月人民黨多年積累的貪腐案件有裁決,多名人民黨前高層被判有罪,桑切斯趁機發難提出不信任動議,加上很多小黨不滿拉霍伊應對加泰的手段,終為拉霍伊政權畫上句號。

西班牙政壇過去三十多年由人民黨和社會黨兩大黨瓜分,但歐債危機爆發後民眾對兩大黨失望,令2015年大選時兩個新黨,左翼的我們可以黨和中間偏右的公民黨冒起,無一政黨取得國會過半議席。沒有過半政黨,那就商討成立執政聯盟囉。可是令事情更棘手的是,由於加泰和巴斯克等地區政黨卡位,不論人民黨+公民黨的右派陣營,還是社會黨+我們可以黨的左派陣營,都未能過半,只有左右合作才行。各黨當然談不攏,2016年要再次大選,結果卻仍然是四黨分立,局勢僵持不下。

意識到再次大選也不是辦法,部分傳媒開始吹風呼籲社會黨在國會就拉霍伊續任首相投票時棄權而非投反對 (支持票多過反對票就足以當選),以確保政府運作和無須重新大選。桑切斯起初說不會這樣做,黨內大老卻下令他必須跟從。後來社會黨在投票時集體棄權,拉霍伊保住相位,桑切斯則因跟大老們爭執而辭任黨魁,當時很多人以為桑切斯的政治生涯玩完了。想不到他卻參選了黨魁重選,還要贏了,用黨員投票壓倒大老聲音。不過,因為其他政黨並不特別支持桑切斯做首相,拉霍伊仍有得繼續做。

形勢因人民黨的貪腐案件判決和加泰危機而改變。桑切斯藉貪腐問題逼宮,而一眾加泰和巴斯克地區政黨就算不特別喜歡桑切斯,也同意拉霍伊是更大禍害必須優先打倒,加上同屬左派的我們可以黨,儘管社會黨只有國會350席中的84席,桑切斯依然能夠取得合共180票推倒拉霍伊和當選首相。

筆者今年年初的文章《加泰羅尼亞困局難解》有提到,加泰獨立運動本來在當地只有少數支持,是在歐債危機啟動緊縮政策,以及人民黨強硬打壓下,才激發現在這麼多人支持獨立。那麼人民黨下台了,局勢會有好轉嗎?會有一定程度好轉,但長遠來說仍不樂觀。

過去社會黨掌管中央政府時跟加泰地方政府都較有計傾,近期亦反對拉霍伊強硬打壓以及強調需要溝通,所以換政府應該有助緩和雙方劍拔弩張的情況。正如前面提過,社會黨本身不夠議席,政權運作要依靠我們可以黨 (不支持獨立但支持溝通協商) 和加泰和巴斯克政黨的票,也會逼社會黨走溫和路線。但中央政府退一步了,加泰獨派不跟著退一步,都是很難找到下台階。最新上場的加泰首長據報是強硬派,或會不利雙方溝通。

更大問題是西班牙主流 (加泰以外) 民意是反獨立,不少網民就批評桑切斯靠跟「逆賊」(加泰政黨) 合作上位,而雖然人民黨因各種醜聞民望下跌,支持者不是轉向社會黨 (社會黨亦有前高層涉及貪腐問題),是投向同樣強硬反獨的公民黨。最新民調顯示社會黨跟人民黨支持度相若,都是21%左右,公民黨以26%排首位,我們可以黨是19%。也就是說,如果立刻大選,公民黨+人民黨的右派和強硬反獨陣營,仍然會贏過社會黨+我們可以黨的左派和對溫和反獨陣營。

桑切斯能否提升社會黨民望,還有他的政府可以捱到幾耐,就很重要了。右派陣營批評桑切斯沒有經過大選上台,議席又這麼少,應該重新大選讓人民選擇才是。桑切斯沒有直接否定,但按現在民調結果,他應該不敢重新大選。不過避得一時避不到一世,今屆國會在2020年到期,他最多拖2年。另外一眾小黨是因拉霍伊是更大敵人才支持桑切斯上台,往後會幾支持桑切斯是很難講,新政府有政策被否決引致重新大選也有可能。

如果桑切斯在短時間內無法提高民望,大選舉行時真的是公民黨+人民黨勝出,西班牙中央政府恐怕會重回強硬路線,加泰問題繼續冇解。

2018年6月19日

如果香港「精英」響冰島...

由於冰島晉身世界盃,冰島一時間成為網上熱話。雖然筆者是80後年輕人,本應是沒有國際視野、閉關自守、井底之蛙,但咁岩我近年尚算稍有追開冰島政治發展,也來貢獻一下我的小小冷知識,談談冰島人如何對待他們的政經精英。

冰島近年最觸動國際傳媒注意的,當然就是金融海嘯引發的經濟危機。講起金融海嘯和歐洲,很多人都會想起希臘等國,人民懶散唔做野又貪福利,令財赤和國債爆煲,但冰島不是這樣。冰島在2000年代初開始積極發展金融業,想靠玩財技發大達,但當2008年美國華爾街爆大鑊,冰島金融業亦受波及,數間玩財技玩大左的銀行周轉不到面臨破產,要政府用公帑打救。

不過更令人側目的是,冰島人竟然膽敢追殺這班金融才俊,指責他們自私自利累街坊,政府成立特別機關調查事件有無涉及犯罪,結果多位 ibanker 被告欺詐和判監。據網上不完全統計,至少有36位冰島 ibanker 被判監,合計刑期達96年。冰島是全球唯一一個在金融海嘯後將 ibanker 判監的國家,行為獲多間國際傳媒 (主要是左翼的) 激贊和景仰,是全球最具問責精神國家。講到依度,應該全香港金融才俊都膽戰心驚,原來玩財技玩出火,可以搞到要坐監的。

儘管金融業玩L完,金融才俊坐晒監,冰島經濟沒有玩完。在環球經濟復甦,特別是旅遊和科技業帶動下,冰島GDP在2009和2010年累跌10%後已迅速恢復,冰島現時GDP (2017年) 已較危機前 (2007年) 高出2至3成 (視乎統計方法)。嘩,唔靠金融地產,又冇石油,又冇得背靠祖國大灣區機遇,點解GDP可以咁升法架?好神奇呀!

經濟精英做晒監躉,政治精英又如何呢?時任總理 Geir Haarde 在民意壓力下宣布辭職和提早大選,他期後更被特別機關控告失職和公職人員行為失當,不過成功脫罪。雖然告唔入,但單係政府高官可以因為無能而被控告,都算轟動武林驚動萬教,響香港根本無法想像。

接任總理的 Jóhanna Sigurðardóttir 成為全球第一位同性戀者民選領袖 (first openly homosexual head of government)。同性戀者做到領導人,國家仲唔係禮崩樂壞?依一點又係應該嚇到香港建制派立即上帝同觀音一齊跪拜定驚。

由於救市措施惡啃,這位新總理的民望也徐徐下跌,2013年選舉後總理又換人,由一位反對救市措施和主張追殺銀行的 Sigmundur Davíð Gunnlaugsson 出任。但他原來講一套做一套,2016年的巴拿馬文件揭發他也曾藉離岸公司玩財技 (及受惠於救市措施),但在做議員利益申報前夕將公司轉給老婆,結果唔洗申報。雖然開離岸公司不犯法,嚴格來說他也沒違反申報要求,而且他都已經推晒比老婆了,但他仍然要宣布辭職。

所以呢,響冰島,賴話D利益係上任前的所以唔洗申報係冇用架,一樣要你下台架。仲有開離岸公司都係可以搞到高官下台架。如果比人知仲係拎黎經營劏房,隨時比人當街亂棍毆死。

到2017年,冰島總理又換人了,又係因為總理有醜聞。今次有醜聞的時任總理 Bjarni Benediktsson,又係嚴格黎講冇犯法甚至根本唔係佢有事,係佢阿爸幫個孌童癖性罪犯寫求情信,但公眾怒吼「你老豆丫!」咁就搞到佢辭職了。

所以響冰島,你家人有錯,等於你都有錯。用依個邏輯,你老婆同個女響機場搞事等於你搞事,你老婆的家人囤地同開劏房等於你囤地同開劏房,你個工程師老公僭建等於你僭建......你叫班精英點生存呀。

跟住接做總理的人呢,又係會嚇到班精英移民的。現任冰島總理 Katrín Jakobsdóttir 42歲,是70後,而且來自綠黨,係個環保人士!搵個後生環保人士做領袖,我斷估冇辛苦,一定搞到冰島冇晒發展、冇晒國際視野、政府停頓、經濟崩潰云云。大家睇住黎啦。

2018年6月16日

預備大陸化 由政府做起

新聞說為了預備2047,有國際學校將會大陸化,教普通話和簡體字。筆者非常同意香港人要預備大陸化,最好成間從國際學校改做大陸學校,那就 perfect 了。不過,最能讓香港人預備大陸化,還是要由政府帶頭做起。如果政府做晒以下五項,相信普遍市民都會舉五體贊成:

1. 所有公職人員薪金不可高於中國國家主席,房屋醫療津貼亦跟內地看齊

2. 所有公職人員及其親屬改用中國內地護照,不可有外國國籍或居留權,亦不可有任何海外資產

3. 所有公職人員講話及開會用普通話,寫字及公文用簡體字,有錯或不標準者減薪,可累計。官員見記者、警察追賊和抄牌、鄉事派公開聚會等情況都包括適用。設公務員語文水平申訴專員,供市民舉報違者

4. 公務員新入職須考馬列主義、毛習思想、鄧理論、三個代表、科學發展觀,及中國歷史文化。現職公務員將來晉升時亦應考試。當然筆試用簡體字,口試用普通話,語文有錯或不標準扣分,可累扣

5. 主要公職人員子女在大學程度以前不可赴外國留學或就讀國際學校,須讀香港本地學校或在中國內地就學